私人玩物自慰白丝白浆|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

2020-09-30 21:18:28 投稿人 : fbi007 围观 : 评论

 两人摇头说道:“没有了,我们两人手底下就这些人了。李平手下有一千四百多人,合起来正好三千人。”

  楚瑛看了两人一眼,说道:“你们以前在军中什么样我管不着。但从今天开始,你们必须按照我的要求来,若有违抗军法处置。”

  若是她猜测得没错,军中肯定有吃空饷了,不过这事不归他们管。而军法跟军规,只需在太祖皇帝制定的基础上再加以修改就好。

  “郡主,末将必定听从郡主吩咐。”

  两人知道楚瑛从锦衣卫手中逃脱。说锦衣卫是豺狼虎豹都不为过了,可楚瑛不仅从他们手中逃脱还孤身进京替父兄伸了冤。只这点,两人都知道她不是简单的人。

  楚瑛留下三百人给李勉,剩下的一千人都被拉到粮仓那儿去。因为牛车不好找,楚瑛只弄到了六十辆。还有的屋子,楚瑛决定用人力带去九江。为此她准备了很多的箩筐跟背篓,药材跟布匹纱布等物都要将士们挑着或者背着去庐山脚下。

  刘大壮跟曹诺看到一仓库的东西兴奋不已。刘大壮更是抓起一小把的白米就塞嘴里,欢天喜地地说道:“老曹,这些都是新米。郡主,这么多的新米都是给我们吃的吗?”

  新米要贵,所以军中将士们吃的都是陈米与粗粮。

  楚瑛点点头说道:“这些粮食是给你们准备的,不过我就弄到这么点粮食,不可能顿顿吃大米饭的。”

  顿了下,她问道:“难道你们以前吃的都不是新米?”

  刘大壮说道:“我们偶尔还能吃上新米,但将士们吃的都是红薯芋头等粗粮,去年旱灾都只能吃个半饱。”

  曹诺趁机说道:“郡主,我知道老百姓跟许多商队都骂我们拿着军饷吃着皇粮,连几个土匪都剿灭不了。可我们实在是冤啊,我们的将士根本吃不饱,而且军饷也经常拖欠。”

  他是在试探楚瑛,既能弄到这么多粮食想来也能弄来钱不拖欠军饷。

  楚瑛听出她话里的意思,承诺道:“放心,以后你们跟了我,绝不会再拖欠将士们的军饷。”

  刘大壮大喜,更是说道:“郡主,上头说没钱已经拖欠了我们三个月的军饷,将士们怨声载道。”

  楚瑛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事我会跟李勉说,让他去找孟总兵跟孙巡抚,一定要他们尽快将拖欠的军饷发下来。还有,从下个月开始,每个月初一领军饷。”

  现在已经四月二十五了,再过几天就五月初了,等于是他们到九江安顿下来就能拿到军饷了。

  刘大壮跟曹诺得了这承诺,顿时放心了。

  两个时辰后楚瑛在城门口见到了李勉。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样子,就知道事情办得不顺了。

  楚瑛问道:“要到了多少东西?”

  李勉直接开骂了,说道:“软磨硬泡才要到一万两银子,另外盔甲五十套、刀枪剑等兵器各一百。我刚开始还挺高兴的,没想到等东西搬出来才知道那些个刀剑不是有豁口就是生锈了。”

  这根本就是拿些破烂来糊弄他。等他发现不对折返去找孟立华已经见不到人了,李勉暴跳如雷,还是头次有人将他当猴耍呢!

  楚瑛也不意外,说道:“我已经请了铁匠,他们半个月前就已经去了九江了。这些兵器能修的修,不能修的融了重新打造。”

  李勉骂道:“王八蛋,总有一日爷要将他的头拧下来当尿壶。”

  楚瑛嗯了一声道:“我们王府还有不少的兵器,当日冯钰都封起来官府没有动,你带人将他们运到别院去。”

  “师姐,我跟你们一起走,这事交给刘大壮或者曹诺也一样。”

  楚瑛看了他白皙的脸庞,指了下地上的箩筐说道:“这两箩筐的东西加起来有一百斤,我得将他们挑到庐山山脚下的仓库内。你若跟我同行,就得跟我一样背着物资一起走去九江。”

  她相信李勉在嘉峪关那段时间受到了锻炼,但在京时他又闲了下来。负重三四十斤走去九江他肯定熬不住。

  李勉忙表示还是去王府搬武器。

  楚瑛说道:“刘大壮跟曹诺与我说说每次军饷都发不足,下面的士兵已经三个月没领军饷了,我跟他们说这事你会解决的。”

  李勉苦着脸说道:“师姐,我这一万两银子还是又拍桌子又骂娘才弄到的,拖欠的这三个月军饷想让孟立华拿出来怕是很难了。”

  楚瑛自然知道这事有难度了,吃进嘴里的那些人哪愿意吐出来:“这事不着急,等你从南京回来再说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走了大半个时辰,福叔看着满头是汗的楚瑛有些心疼地说道:“郡主,我跟你换换吧!”

  楚瑛将扁担换到左边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不用叔,我挑得起的。”

  她拿的狼牙棒都一百四十斤了,这一百斤对她来说没有难度。不过她怕热,走了一段路全身的衣裳都被汗浸透了。

  换了衣裳以后,楚瑛继续挑着东西走路。

  福叔劝不动楚瑛,也就不在多言了。

  天将黑,士兵在河边埋灶做饭。楚瑛因为身体黏糊糊的去了距离不远的庄村,洗漱以后她折返回来。

  晚饭是大米饭配腊肉跟咸菜疙瘩,楚瑛没搞特殊与士兵们吃着一样的饭菜,而且是两干了三碗饭。

  刘大壮夸赞道:“郡主,你的饭量真大。”

  曹诺听到这话,轻轻地推了下他。

  楚瑛知道刘大壮没什么坏心,她笑着说道:“我自小到大吃得就多。好在投了个好胎,想吃多少都有,若身在普通百姓家肯定是养不起的。”

  就她这饭量,在贫苦人家估计会饿死了。

  刘大壮立即描补道:“吃得多力气也大嘛!”

  他每日都训练,今日背五十斤的东西走到半路就受不了了。不像楚瑛,挑着一百斤的东西还脚步如飞

走了两天,一行人终于到达目的地。

  曹诺看着面前的平地只一栋宅子,很是诧异地问道:“郡主,咱们住在哪里?”
 

 文学

  楚瑛说道:“让将士们先住帐篷,房子自己去伐木建造,以后这儿就是我们的基地了。”

  曹诺觉得不对,说道:“郡主,你不是说让我们来这儿训练的吗?怎么这儿就成我们的基地了。”

  楚瑛笑了下,说道:“你放心,我承诺过的事不会食言。若三个月以后你们不愿意留,都可以离开。”

  就算刘大壮跟曹诺两人是孟立华的人,三个月以后下面的士兵也不会跟他们一起走的。军营那儿吃不好还总克扣军饷,在这儿不仅能吃饱饭还能按时领军饷,选哪边不言而喻了。

  曹诺这才放心。

  消息传回洪城,孟立华神色有些不好看地说道:“伐木建房子?楚瑛跟李勉这是想干什么?”

  黎先生说道:“荣华郡主故意将训练地选在庐山,应该是想脱离我们的掌控。总兵大人,这个头可不能开。”

  孟立华有些烦躁地说道:“圣旨上有说楚瑛所带的剿匪军可独立行事,三个月后我想调他们回军营,他们也不会听令的。”

  作为上峰,最烦的就是这种后台硬的人。而李勉的后台是太后跟皇帝,除非他想反了朝廷,不然就投鼠忌器。这个楚瑛也是厉害,竟能让国舅爷给他做筏子。

  黎先生说道:“总兵大人,我相信还有人比你更着急。只要荣华郡主没了,刘千户跟曹诺是不会听令李勉的。”

  楚瑛可不仅武功高强,她在外的名声也极好。而且据他的观察,这人也很有能力,所以钳制得住刘千户跟曹诺。但李勉是有名的纨绔子,两位千户大人很不齿他。

  孟立华摇头说道:“他们自然是想杀荣华郡主,但她不仅自己武功高强,身边的护卫各个都是好手。”

  孙巡抚跟程布政使早想除掉楚瑛,可一直都寻不到熬机会。

  黎先生说道:“军中那么多的人,总能找着几个愿意卖命的。”

  孟立华若有所思。

  人多力量大,只五天功夫就盖起了五十间木屋。刘大壮看着这些木屋,有些担忧地说道:“郡主,现在这个天住木屋是凉快,但冬天会很冷。”

  曹诺补充道:“还有,住在山脚下,万一土匪从山上摸下来或者在干燥的季节放火会很危险。”

  楚瑛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,这儿只是暂时的。我已经找了匠人在五里外的地方建房子,入冬之前活搬到那儿去。”

  “建的什么房子,需不需要调配人手去帮忙?”

  楚瑛点头说道:“建的青砖瓦房。这儿肯定要指派人手去帮忙的? 不过这事不着急? 等那边都准备好了再去不迟。”

  刘大壮犹豫了下说道:“那得花很多钱吧?”

  郡主这分明是想将这儿作为大本营的,这成本就高了。

  楚瑛摇头说道:“这个不是你们该操心的事。你们先回去休息,午饭后到我的书房来。”

  她的别院离这儿骑马四五分钟就到了,非常近。

  “好。”

  午饭以后刘大壮跟曹诺两人依言去了书房? 到的时候发现屋子里已经有三个人在了。

  这三人分别是韩杰、贾峰跟胡高。

  韩杰在楚瑛离开的这段时间? 不仅让所有的孩子吃饱穿暖没受欺负,还安排人教导那些大龄孩子识字。除此之外,还募捐到不少的钱。韩杰所做的事让楚瑛很满意? 在征得淮王同意后决定让他管着后勤。而贾峰则管着兵器库,胡高是楚瑛的护卫长。

  众人互相介绍以后? 曹诺不由问道:“郡主,国舅爷呢?”

  楚瑛说道:“孟总兵不是欠了你们三个月的军饷吗?我让他回洪城要军饷去了? 并且说了要不回来军饷就别回来。”

  刘大壮觉得楚瑛也太彪悍了? 但他也担心李勉恼羞成怒告状:“郡主? 这不大妥当吧?要让太后或者皇上知道? 说不准会降罪于你。”

  这十二天不仅能顿顿吃干的? 还在月初领到了军饷。另外楚瑛也没任何的架子? 吃的跟士兵们一样还一起干活。所以他很希望楚瑛能一直带着他们? 不要再回军营了。

  楚瑛笑着说道:“放心? 他不会跟太后与皇上告状的。要不回来军饷,他最多就是用私房贴补。”

  福叔在旁边补充道:“国舅爷与我家郡主是师姐弟? 感情非常好? 这次剿匪也是国舅爷力荐我家郡主的。”

  两人这才放心。

  接下来? 楚瑛将训练表交给刘大壮跟曹诺:“从明天开始? 将士们必须严格按照这表上的时间来。若有迟到早退? 都要受罚。”

  刘大壮看了一眼,说道:“郡主? 俺不识字? 你念给我们听吧!”

  楚瑛惊讶不已,堂堂一个千户大人竟然不识字:“那平日军令或者公文你都是怎么处理的?”

  “都是让身边的亲兵念给我听,他再照着我的意思答复就好。”

  楚瑛问道:“咱们军中的将领许多人都不识字吗?”

  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,楚瑛觉得扫盲应该提上议程了。不然以后连军令跟公文都看不懂,到时候被人利用这一弱点就出大乱子。

  楚瑛将训练的时间跟项目都念了一遍。

  “郡主,负重十公斤再十公里越野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楚瑛指着大山说道:“就是背着二十斤的东西跑步,来回跑十公里。”

  通过观察楚瑛发现这些士兵的体力都不强,所以现在是要从最基本的开始训练,之后训练的强度会越来越大。

  刘大壮没有质疑训练的项目,只是对时间有异议:“郡主,每天训练五个时辰,这训练量有些大我怕将士们吃不消?”

  楚瑛说道:“身体受不住的就踢出去。”

  她以前每天都训练四个时辰,军中这些将士竟然五个时辰都熬不过,这样的身体素质怎么去剿匪。

  刘大壮摇头说道:“郡主,不是他们吃不了苦,而是训练强度这么大,消耗太大身体会吃不消的。”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